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①柏野

我似乎,从以前开始,就在拼了命的掩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只能装在胸口。我只是个.....有血有肉的容器罢了。


是的,只是个容器罢了。但这样的答案绝对不会是我所期望的。于是我向那位夫人求解,她笑了笑,问到:

  「会是器官吗?」

 

  「不、不会,是更加深刻的东西。失去它以后,我辈只能作为行尸走肉而活。」


她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从那双漂亮的灰色眸子,我与她目光相对。纵然是再怎样凶恶的恶魔也只能在她平静的令人发狂的注视下跪服吧,我悲伤的想着。这位夫人,哪怕是现在便要夺我性命,我也心甘情愿。


她站起身,走近书架,玫瑰色的指尖略过排列整齐的书脊之间。我有点不安。终于,她抽出一本书,翻开,我在封面投入阴影前看见书:《柏野》。夫人是想让我阅读吗?我观察着。她在米黄色的书页间翻找着,头也不抬的开口道:「你有名字吗?」


   「没有,夫人。」我诚实的回应。


  「那正好,」她抽出一张花色的书签,递给我,「这个可以帮到你。」


我接过书签,它纸质偏硬,像张名片,但又是纯黑的底,用白色的铅笔(或者其他什么带纹理的白色的笔)画着一盏烛灯,背面则写有「致雾灰」的字样。


「这个是?」


「你的名字是......」


柏野雾灰啊。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