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图作者见图片。

她说她已经厌恶了我,她不能再这么待下去了。白色的火焰让她流血,她说她情愿就此休克然后一死了之。但她做不到,于是她来拜托我,

「代我活下去,你这没有兄弟姐妹的放逐者,无人会来怜悯你的罪过!你的伤口与你那鄙夷的眼神一样该死!睡眠对你冷眼相待,你会到他的怀中,但他随时都会差遣梦魇把你驱逐出境。」

但我做不到,或者说是,我不敢做。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