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红尾花

“这听上去.....一点也不好笑,”酒馆老板对于这个诗人数次提出的无礼问题感到头疼,每次可以说是打着法律的擦边球而过,“教皇的确赐予了我们恩泽。”


“哈!”青年诗人翘着腿,笑道,“你真的这么确信吗?也许他是黑暗的一员呢?或者,是某个邪神的——”


也许也是意识到自己的措辞实在是无礼,青年闭上了嘴。老板也松了口气,将麦酒摆到他面前,“请用。”


“多谢。”他举起杯子,碰了下空中不存在的杯子便一饮而尽。角落的桌子里,流浪汉围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偶尔视线游离在四周,专门瞄准钱包或者女人。老板一如既往叹着气,空气闷热又混浊,脱落的紫色壁纸使气氛愈发沉重。一点也不像是诗人该来的地方。


但却是个适合同流合污的地方呢。


门口投入一片阴影,又有新的客人要与这片污浊融为一体了。习惯性的“欢迎光临”出口后,来人径直朝酒馆老板走去。


原本一直都在擦杯子的老板一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看不出感情因素的精致的脸,着实吓了他一跳。诗人吹了声口哨。面无表情的少女坐下,开口道:“有果汁吗?”


“啊......好像没有了呢。”老板看了看角落的一对男女,道。


“那么,请给我一杯白开水。”


老板应了一声,开始准备。诗人凑过去,他被少女的发色吸引:“你好,美丽的小姐。”


少女只是看着柜台上种类繁多的酒,“嗯。”


“您的发色十分艳丽呢——如同森林一般,睿智又稳重。”在诗人说出“艳丽”这个词的时候,少女的眼神陡然一变,诗人以为已经引起对方的注意了,有点得意洋洋。


老板将白开水放到少女面前,少女双手握住杯子,温的,很暖和。她垂下眸子,看杯中冒出腾腾白雾,眼神柔和的要滴出水来了。这时,诗人才注意到她的眼睛也是绿色的,相较于发色更加柔和的绿。祖母绿?孔雀绿还是水绿?他不确定。


诗人诧异着,抓着酒杯伸手示意老板再倒满一杯。眼睛牢牢盯着少女,他似乎有些印象,绿发绿眼的人,但还不敢下定论。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