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盛夏蝉鸣

我并不是个好情人,主要是因为气质,太低沉了,眼神很吓人。其次是弧。我这人容易忘事,约会啊,聊天的时候聊着聊着就少了后半句话,突然的沉默总是把我旁边的人吓得不轻,然后我就会被朋友的呼唤声和关爱智障的眼神拉回现实,接着又开始滔滔不绝。

这样子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对象。朋友喝着草莓牛奶的时候还不忘说教几句,而我则更喜欢感受包装草莓牛奶的牛皮纸质感。

但是偏偏是这样的我,恋爱了。

对方是比我大几岁的学姐。在一次无比清醒的夜晚,我和她独处,二人的对话像是一条溪流,流向无边无际。在谈起糗事时,她嘿嘿笑着,说着“当时真是傻呢”之类的话,然后突然问我会不会讨厌她。我借机一脸严肃的和她表明了心情,也就是用了一句“不会讨厌,因为我喜欢你”,她很开心的说着“我也喜欢你”。

于是我成功的脱团了,在那个被乌青幕布遮盖的操场,二人决定开始一场帕拉图式的恋爱。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