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幸免

自身的错误,好了,我明白了。

被室内温暖壁炉散发的暖流唤醒,露在外面的肌肤都受到了火焰舞蹈时的恩惠。手心炽热,这种暖意实在是难得。

但双脚恰恰相反,缩在寒冷的靴内,让人产生即将被冻僵的错觉。我讨厌在兴奋的顶点突然泼出一盆冷水的家伙,那只会令我想选择暴力。偏偏那些人又都是我的血亲:父母,或者叔叔和爷爷奶奶。这种时候我不得不违心的收手,该死。

温暖在褪去,我不知如何是好,怨恨只能加剧寒冷的到来,我想逃离,逃得远远的,死在一个温暖的黎明。

但我知道我“亲爱的”血亲是不会容许我这么做的。好了,把话语吞进肚子里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身边的庸俗之辈会毁了你而不自知。他们不喜欢独特的人,他们喜欢按部就班、听从指令的人——该死,我不是在说你,老实人。

死吧,木偶。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