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危惩前夜

女孩醒了过来。

恶魔的借由其缺少了一半的灵魂乘虚而入,给其带来警示(噩梦)。神父一如既往穿着绿色的围裙做早餐,“我”穿着黑色风衣下了楼。

他说我应该劳逸结合,我惊讶于他的敏锐。这几天我的确是熬了夜,不是为了社交网络,而是单纯的不想睡,睡眠的欲望并没有如期而至。

他笑了,说如果不安的话可以和他一起睡。梦魇不可能一次找上两个人,更何况这里是教堂。我觉得没这么简单,灵魂空空这种事情会有解决的方法吗?我将疑问告诉神父,他很少有的收敛了笑意,眼神黯然。

对不起。我看见他的嘴型是这么说的。但他却又用明媚的笑容告诉我今天会有人来拜访,但不方便让我看见,因此希望我能去送一封信。对方也和之前的医生一样,是他的朋友。

我接下了,但还是觉得不安。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