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必死

面前的少年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我没有注意他,而是低头喝着茶。

“你啊,很有天分呢。来做我的助手吧。”

“恕我回绝,我已经是神父的助手了。”

“别这样绝情嘛。我可是很开心——的呢,像你这样可爱的孩子已经很少啦。”他顿了顿,凑了过来,脸距离我只有10㎝。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