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匕首

匕首脱手了,截断女人尖叫的尾音。男人从梦中惊醒,现在他不再是掌握客人生死的飞刀演员,而是个逃犯。

他捂住头,发出无声的痛呼。没有眼泪,因为那压根就不值一提。他猛地想起了什么,站起,跌跌撞撞的走向厨房,房主在那儿,虽然是尸体。

他觉得很疲惫,很难过,他不会用痛苦来形容,因为他不知该如何定义痛苦。冰箱里没有吃的,只有一些冰块之类的。他不知道房主准备这些东西是干什么。

这时,有人敲门了。男人侧头听着,瞟了一眼冰箱上的标签贴:魔鬼要来了。右下角的日期是昨天。

哈,魔鬼吗?他走到门口,打开门,一个衣冠楚楚的西装男人看着他,如果忽略掉他头上的两根犄角和一道横贯鼻梁的刀疤,那这就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大人物了。

“艾尔肯在吗?”魔鬼发话了,眼神寒冷。

“啊,那家伙啊——”男人的笑容带上几分挑衅的意味,“被我杀了。”

魔鬼没有质问或者嘲讽,只是沉默的走进屋内,扫视周遭。

“尸体呢?”

“在厨房。以及你还没报上名字呢,魔鬼。”

“布莱克。”魔鬼随口道,走进厨房。男人尾随其后,看着魔鬼检查尸体,而他则用审视艺术品的目光打量魔鬼。仔细一看他才发现魔鬼的皮肤原来是带有苍白的感觉,并不像是正常人那样透露血色,反而像一具尸体。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