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战事

"妈的。”我听见他这么说,手中上膛的动作没停。比起惊讶从我和他见面到现在他说了第一句话,我更想想出一个全身而退之计,远处的天空沉得能拧出水来,“别骂脏话。”


他娴熟的翻了个白眼,检查身上剩余的子弹。


这次两方会谈,虽然明知来者不善,但敌方比我们想象的要有备而来得多,他们的人手是我们的四倍,枪械也是。翻脸的速度快的吓人。我们这儿算上暗处的狙击手玛丽·戈德温,还有一个情报人员刘易斯·卡罗尔——事实上他只是收钱办事,并不能算是队友。以及我、和我身边这个面无表情的口罩男,也就四个人。


既然在人数和军火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又要以怎样的方式获得胜利呢?敌方虽然因占据优势这一点而有点沾沾自喜,但依然保持警惕。在偌大的仓库里,如果没有货物的遮掩,我们早就被敌方的步枪爆头了。


“你有烟吗?”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甩给他一句“没有”,他就没了声。过个几秒,我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转头正好看见他拉开了手雷的

安全栓。见我回头,他抬头朝我诡异一笑。


“妈的!!”这会嚎脏话的换成我了,他把手雷顺手扔了出去,而我猛地逃开堪称抱头鼠窜。这手雷他妈哪儿来的,进来的时候那些人搜身没发现吗??!!枪支也就算了这手雷怎么做到的?!!塞裤裆吗?!!


Boom的一声,世界安静了。


事后笔者被搭档殴打了一顿,因为他那一声喊让敌方警惕了起来,没炸个爽。


评论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