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不见你的哭喊声了。

你不了解战争

“你的实验室看着就像是被风暴席卷而过,亲爱的。”加多纳嘴角带笑,一边学着母亲的口吻嘲笑他,一边在回转而下的阶梯上朝他的哥哥走去。

巴比伦看着鲜血淋漓的双手缄默不语,魔药爆裂首先殃及的就是他正抓着瓶子的双手。加多纳在距离地面还有两个阶梯的时候停下脚,看着他。

巴比伦的嘴张了又合,最后终于挤出一句话:“你干的。”话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

“对,是我,猜猜看被替换的是哪个素材?”

“冬凌草,还有槐香。看来我的感觉没错。”他对自己的手施了个治愈魔法止住了血,虽然看着还是鲜血淋漓。等会儿该去找老管家看看,他在治愈魔法这方面比自己要擅长的多。

他唤来一直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妖精,嘱咐其收拾好这片狼藉。接着朝楼梯上走去,但加多纳挡住他了他。

“让开。”

“不,巴比伦,你无视我无视的太久了,给我个解释,告诉我你……”

加多纳没说完他的话,因为他被吻住了,在他还没来得及感受那吻的触感时对方就离开了,从头到尾都闲的漫不经心。

评论
热度 ( 2 )

© 雾灰黑犬 | Powered by LOFTER